放弃周末休息只为来这里,人大商学院究竟有什么魅力?

发稿时间:2017-12-11 浏览量:2702

自去年5月份走进人大课堂的那天起,到今天即将结课,过去了一年零七个月。无数次想象着从老师手里拿到人大那张红彤彤的硕士学位证,穿上硕士服,坐在庄严又激动的毕业典礼现场。散场后最好和几个要好的同学搞个庆祝宴,开启一瓶红酒,举杯相庆。拍一些精美的照片,发朋友圈,配上精心编织的文字。


那一刻一定是我人生电影里历史性的一瞬间。在此之前,无数个周末上课、下班备考、晚上考试答题的场景,都像是为了这部剧本里高潮性的此刻所做的铺垫和酝酿,值得用上最好的布景、灯光和反复斟酌的台词来衬托,和以后纪念。


到时Bucket List里面“拿到最喜欢学校的硕士学位”这一项,也可以圆满地打个勾了。


回想这一年零七个月,去人大商学院读研这件事对我来说不像是任务,更像是一场开始前满心期待过程中惊喜不断的长途旅行。现在,旅途即将到达终点,写写这个过程中的收获。



 

1、从前辈那里学习人生经验,解疑答惑。


班里同学普遍八零末九零后,相比之下,老师的人生阅历丰富很多,其中不乏大师级的人物。他们除了在人大任教,更多的曾经在大型企业里担任过顾问、高管,无论是企业运营的实践经验还是走社会混江湖的处事之道他们都有独特心得,说不定哪一点就解开了困扰你很久的疑团。


日常工作和生活多疲于应付日常事物,太久沉浸在日常的琐碎中或遇到一些挫折,偶尔会怀疑现在做的这一切的意义。想起管理学梁雨谷老师说“要多去开阔的地方,多去名胜古迹”。跳脱出日常桎梏去到新的环境尤其开阔的地方,心境重获清朗,获取了新的思路和灵感,纠结打开,回到正轨开启新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重大选择之前我都会反复思考推翻重来,试图尽最大努力排除风险找到一个最优解,谨慎之余时间成本显而易见。某天,在项目风险管理兰纪平老师的课上,他举了一个例子,说到,选择之所以困难在于对未来风险的未知,我们所做的只能是在一定时空下有限的理性选择。自此,豁然开朗,明白任何选择在充分分析之后其他的只能交由时间来论证。


再比如,我自小喜欢看人物传记,原因之一在于喜欢研究人物个性特质与其成就之间的内在联系。生活里,人们常常讨论内向与外向哪个更好,更容易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上人力资源管理课程的时候,唐鑛老师说,一个人成功与否与其性格没有必然关系,内向外向都有成功人士。一个人的成功与否在于其内在动机、自我定位、取舍和对周围环境资源的利用。而事实上,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古往今来,内倾特质与外倾特质的人,皆有获得成功者。


类似被老师点通的情况还有很多。


2、如果你想获得友谊,学校是最好的地方。


混过几年职场的人都知道,职场里交到真心朋友不容易,资历和级别设置了太多的沟通壁垒。同学关系就不一样了,大家平等公平,因为同样想进修学习的出发点和选择回归校园的行动力而聚到一起,课上分享知识和心得,课下聚在一起聊天吃饭,自由选择和靠近。人终究是社会性的动物,马斯洛需求层次论把社交需求排在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之后。人需要圈子,需要有志同道合的人坐一起聊天,需要有人陪伴吃喝玩乐,同学真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这个圈子里的人积极向上,有企业高管、有院长助理、有财务专家CPA,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还有技术非常厉害同时还是学霸的程序员老大。大家专业背景不同,但因为真诚而联结在一起。

 

3、获取专业知识,获得更高学位,寻找更多的人生可能

工作几年,职场人常常感到大脑被掏空,没有新的灵感,或是职业发展到了一个瓶颈,想寻找新的方向,碎片化的时间学习难以保障系统性,这时候,重返校园就是最好的选择。


有人说,现在是知识付费的时代,线上许多优质课程完全可以取代线下学习。我不这么认为,和同学坐在同一个教室里所带来的实际链接,远远超过对着一台电脑或手机。说不定课堂上某个经常坐你旁边的同学就是你未来的人生伴侣,或者某个项目的商务合作者,或者被猎头或HR看中而获得了更好的工作机会。如果没有这些,至少收获了此刻丰富彼此人生的短暂共处。


4、发展业余爱好,丰富人生体验

商学院的活动丰富多彩。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兵乓球小分队、摄影小分队、游泳小分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找不到。记得第一年运动会的时候,我们班把任务分工,组成了运动员小组、摄影小组、啦啦队小组、后勤保障小组,运动会结束后,班里同学出镜还拍摄了微电影。分工精细协作良好,你可以看到最和谐的团队的样子。


5、和牛人在一起,才知道自己的狭隘

我们班有一个超级学霸,商学院读研期间,在工作每天加班的情况下,不仅通过了商学院的日常考试、院考、国考。工作和学习之余还相继通过了CFA考试、注册会计师考试、司法考试,不得不让人感叹,人与人先天智力与精力差别之大。


世界瞬息万变,知识和技能也在不断迭代,未来人工智能将极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所学的一切都可能在未来某个时间被新的观念和科技所覆盖、替代。无论如何,人大的这两年沉淀,有一个新思想新观点进入大脑冲破日常惯性思维打开了某一个新局面,已经足够。毕竟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我们的选择只能是有限的理性选择。


最后要感谢我的闺蜜雪花,是她在我俩相约吃喝玩乐的某个下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启发了我:重回学校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事实证明,这确实是这几年来做好的选择之一。谢谢你,雪花。

 

 

 

撰稿人:16企管B 许晶(欢迎关注小主的公众号:亮晶晶的理想世界)